首页 > 大德

本性禅师的故事(三十九)躺在曼谷机场的候机室

菩萨在线 2019-01-25 16:34:10

对于泰国,本性禅师既熟悉、又陌生。


佛教是泰国的国教,在4700万人口中,佛教徒占95%以上,据说全国有3万多所寺庙,首都曼谷有“佛庙之都”之称。20多年前,本性禅师到科伦坡求学,路过曼谷,多是挂单在华僧仁得长老住持的曼谷普门报恩寺。此后到访泰国多少次,恐怕连他自己都一时回答不上来。


正是佛教在泰国的地位,本性禅师在推动佛教走出去时,把视野率先投向了泰国。经努力,我国福州开元寺与泰国摩诃朱拉隆功大学成功在曼谷共建“大乘佛教研究中心”。中心设于国际学院,本性禅师担任主任。


国家宗教局王作安局长出席“大乘佛教研究中心”中心挂牌仪式


中心的主要功能是:一、共同推动佛教传播的科学化,网络化项目;二、共同推动南北传佛教经典著作的多语种互译、出版、互赠项目;三、共同推动举办南北传佛教国际性学术活动与高端讲座;四、共同推动旨在促进双方佛教教育水平提高的僧伽教育项目;五、共同推动开展南北传佛教艺术的创作与展览项目。


出席“大乘佛教研究中心”中心挂牌仪式的部分嘉宾合影


摩诃朱拉隆功大学创立于1917年,具有泰国皇室背景,现有僧侣学员上万人,堪称世界最大的僧伽培养院校,在南传佛教教育界有广泛的影响,与中国佛教界互动友好,现任校长为梵智长老。


尽管有海外留学的背景,尽管对泰国、对曼谷相当熟悉,但面临的是全新的事业,本性禅师不敢怠慢,事无巨细,都亲力亲为,为中泰佛教交流与国际佛教合作殚精竭虑。


“大乘佛教研究中心”签约仪式现场


有一次,摩诃朱拉隆功大学举办一个大活动,为了协助迎接一位尼泊尔重要客人的到访,本性禅师亲自到曼谷机场接机。事先未知飞机晚点,到了机场,才悉此讯。返回是不太可能的,机场离驻地很远,谁知什么时候飞机会到,只能在机场等候。接不到人,固然懊丧,但对本性禅师而言,却是一下子松弛了下来。随即觉得头晕头痛难忍,其实这些天,他一直患有感冒,只是一心用在佛务,并不在意,一旦将心弦放松,病状就显露了出来。


随行的福州开元寺僧俗弟子见此状况,一时手足无措。偌大的曼谷机场居然找不到一杯热开水,只好拼凑几个座椅,让师父躺下,稍作休息。


望着师父佝偻的身躯躺在椅子上,如果不是熙熙攘攘的现代化的候机场,就与街头的流浪汉无异。让随行好生感慨!


这是何苦来着!按俗人看,方丈在国内不论是佛教地位,还是生活条件,都可以不差。如果不是开创一份事业,用不着这么辛苦、这么拼命!


结果那天飞机晚点了5个多小时,从傍晚的6点一直延误到晚上11点多,也就是说,本性禅师忍受病痛煎熬了5个多小时。


摩诃朱拉隆功大学的新校区院地处曼谷的城郊,接到了客人,开车路上就花去了1个多小时。抵达下榻处,已是凌晨。然而,同道相见,谈兴正浓,随行不便打扰。便摇着头退了出去。


让随行没有想到的是,第二天一早六点多钟,师父已经起床了。随行中有个在家人,第一次随师父到泰国,事后嗫嚅地对师父说,好不容易出趟国,能不能让我见识一下曼谷呢?


本性禅师一看手表还有时间,就驱车去往曼谷,到了饭点,在一家印度人办的餐馆各要一份素面。吃完之后,一看手表,距离到机场时间差不多了,就驱车前往曼谷机场。这就是一个随行眼中的曼谷印象。


尽管曼谷印象是模糊的,但通过此行对师父的敬重更进一步。


本性禅师与泰国朱拉隆功大学校长梵智长老


说起与福州开元寺的合作,摩诃朱拉隆功大学校长梵智长老曾在朱大国际学院大楼落成仪式上说过:与我校谈合作的大寺院很多,但本性禅师用他的智慧与真诚打动了我。福州开元寺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古代皇家寺院,相信与朱大的合作以后会有更多新的作为,会有更多的新的成果。


新的作为、新的成果的背后,又将是更多新的付出。(文章节选自《心月孤圆》,由宗教出版社出版发行,作者戎章榕为知名作家。)




编辑:果如 责任编辑:李蕴雨
下载APP荧幕净土装进口袋